(若大家喜歡我鏡頭下的馬拉松風景,不妨Click樂施會的標誌,資助他們的扶貧工作)

2012年11月12日星期一

紐約.We Still Unite..《am730》9/11


紐約馬拉松應該在上周日舉辦,但一場颱風令比賽臨時取消,因為風災後的紐約滿目瘡痍,不應浪費警力和醫護人員支援馬拉松。市長彭博太遲的決定,令外國跑手白行一趟,賠了夫人又折兵,辛苦備戰也沒有機會發揮。

一般人以為,取消紐約馬拉松有甚麼大不了,反正只是一項比賽,特別是賽事起點位於災情嚴重的Staten Island,當災民食西北風,幾萬人開跑步派對實在說不過去。但消取絕不是輕易的決定,紐約馬拉松不是普通的比賽,而是馬拉松界的奧運會,更是Big Apple引以為傲的象徵,奧運會又怎可以說停就停?

目光如豆的香港商戶批評馬拉松阻街、影響生意,但在紐約剛好相反,取消馬拉松絕對影響市道!紐約馬超過四成跑手來自外國,吸引二百五十萬名市民上街觀戰同樂,這隻會下金蛋的馬,每年創造的經濟效益達三億四千萬美元,紐約馬也是大型的慈善活動,每年籌的善款多達三千萬美元。從香港人最明白的「睇錢份上」角度,生財的活動怎可能輕言取消?災難過後也要重建經濟嘛!

況且美國辦馬拉松比賽不同香港。渣打馬拉松的封路和警力成本由納稅人承擔,但利潤讓壟斷主辦權、不必競標的田總袋袋平安,田總年年拒絕公開渣打馬拉松帳目,讓政府和納稅人成為大冤頭;但在美國辦比賽,封路及警察工資、政府部門的額外花費,全部由主辦單位支付,縱使馬拉松抽調救災的資源,但也是花真金白銀換取,不是受政府無償補貼。

馬拉松舉辦還是取消,忽然令跑手與紐約人對立了。但馬拉松參加者相當可愛,他們沒有抱怨、沒有與對罵,而是透過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組織義工隊,周日早上穿上橙色的馬拉松Tee,浩浩蕩蕩由曼克頓出發帶物資到災區支援;另一批跑手則在中央公園辦民間馬拉松,買水、Gatorade及食物、設置支援水站,還有紐約人打氣,辦得有聲有色、充滿歡樂。

終點沒有蘋果派、也沒有獎牌頒,但這個獨一無異的馬拉松,可能比真正的紐約馬拉松更有意義和難忘,because today, we still unite.